切换到宽版
  • 5点击
  • 5回复

[万年坑]《[古代百合]夏至未至》沙雕文 [仿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 shanzha
 

发帖
339
爱人
独身
鲜币
4133
声威
984
生命值
64
楼主  发表于: 2019-05-31 19:27:05
《夏至未至》
案牍:
这大概是一个老流氓掰弯小狼狗的沙雕欢脱小故事……
作者是个案牍废Orz……
【排雷】早古黑前史,三观不正,不喜勿喷。

Chapter 1 初遇
    冯君总算在第六年的腊月第23天捡到了一个女孩。
    那天她正要下山去集市上卖点儿东西,女孩猛地从树丛中扑了上来,被她一掌风尾扫落,大声呵责:“谁!”
    女孩“哎哟”滚下山坡惊叫着被腾空提了起来,对上冯君的眼。
   “小哥哥别打我!我……我是被爹娘丢掉了的……”女孩紧张地蹬着小腿儿,“小哥哥!好哥哥!收留我吧!!”
    听到“被爹娘丢掉”这一句,冯君一窒,瞳仁倒缩,那些名为漆黑的东西吼怒着吞噬了她——那些不胜的脏东西……
    冯君松开手,头也不回地向集市走去。女孩连滚带爬地跟上,巴结地说,“小哥哥,我叫望舒,你呢?”
   “冯君。”
   “冯君冯君,你要去哪儿?”
   “集市。”
   “冯君冯君,走慢一点儿啊!”
   “冯君冯君,你为什么不说话?”
   “冯君冯君……”
   “闭嘴。”
   “……”
    冯君进了当铺,在柜台上放了枚金币,金灿灿地晃花了掌柜的眼。
   “小兄弟是要换银两吗?”掌柜笑眯眯地问道。哎哟,这小子看起来却是好面生……
   “对。”冯君淡淡地说。掌柜摸了摸金币,咬了咬,金币上立马呈现了两个牙印。掌柜了开了花,递上一袋只值金币一半的碎银,但鼓满了钱袋。嗯,很有气势。
    冯君眸色闪了闪,接过钱囊解开看了看,承认都是真碎银后回身脱离。
    望舒“滴溜滴溜”地转了转大眼睛,小声问道:“冯君,那个金币样儿的是什么?”

    冯君瞥了她一眼。“巧克力。”
   “巧颗粒是什么?”
   “能吃的东西。香香的,苦苦的,微甜,口感滑腻,”冯君望了望天边,目光有一瞬迷离,“很夸姣的东西。”
   “冯君为什么要当掉喜爱的东西?”望舒回头看了看一脸贪婪地抚着“金币”上的牙印,喃着“纯金,纯金啊!”的掌柜。不满地兴起腮。
   “……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冯君回神,走出当铺,掂了掂满满鼓鼓一袋的碎银,“走了。”她想来懂得何为知足,恰到好处。
   “冯君冯君等等我!”望舒匆促跟上,麻雀似的叽叽喳喳,“冯君冯君从哪里来?”
   “不知道。”
   “冯君冯君还有巧颗粒吗?”
   “……没有。”
   “冯君,哄人!冯君……”
   “闭嘴!”
   “冯君冯君欺压小孩子!”
   “……”她算是知道了小孩子的聒噪之威了。
    她死前爸妈没给她什么,手中只捏紧了一盒包装精美的进口巧克力。醒来后发现巧克力也一同过来了,由于长得像金币(如出一辙),这和巧克力就带她度过了六年韶光——在她还没找到适宜的作业前。
    爸妈这也算是……待她不薄……吧……呵呵……
    回到山上的竹屋后,天色渐暗。望舒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竟也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娃娃。尽管脸上稚气未泯,但眉眼间也有了几分显山露水般的姿色。
    冯君波澜不惊地吃着饭,然后铺床。垫了棉被暗示女孩上床。
    女孩八岁,还在换牙,说话都漏风的年岁。
   “睡觉。”
   “冯君冯君……”
   “熄灯,睡觉!”
   “冯君冯君……”
    冯君掀被怒视之。望舒一惊,弱弱地缩了缩脖子,“吹不灭……”
   “……”望着女孩黑洞洞缺兵少将的门牙。冯君默然。弹指熄灯,“……睡觉。”
   深夜,一物塞入怀中,冯君猛地睁眼——她历来浅睡——垂头看见那个软软蜷缩成一团的小东西正窝在怀里。
   “冯君……巧颗粒……冷……”女孩梦话,呼吸平稳。
   有些无力,有些……温暖。冯君静静搂紧她。
6条评分鲜币+95
篱念 鲜币 +10 主楼—4楼,共7656字,5000*0.01+2656*0.015=90(评完) 06-02
篱念 鲜币 +20 主楼—4楼,共7656字,5000*0.01+2656*0.015=90 06-02
篱念 鲜币 +20 主楼—4楼,共7656字,5000*0.01+2656*0.015=90 06-02
篱念 鲜币 +20 主楼—4楼,共7656字,5000*0.01+2656*0.015=90 06-02
篱念 鲜币 +20 主楼—4楼,共7656字,5000*0.01+2656*0.015=90 06-02
篱念 鲜币 +5 开文奖赏 06-02
 
唯有你的光芒,能像漫过山岭的薄雾,像和风从静寂国际的琴弦里带来的夜曲,像朗照溪流的月色。
离线 shanzha

发帖
339
爱人
独身
鲜币
4133
声威
984
生命值
64
沙发  发表于: 2019-05-31 19:27:25
Chapter 2 小厮

    冬日轻浅的阳光从窗口斜射入户,冯君将冰凉的指尖在望舒粉扑扑的小脸儿上靠了靠,望舒模模糊糊地咕哝一声,翻了个身。冯君顿了顿,把刚刚在冬水里搓完衣物冻得冰凉的手整只深化望舒的衣内。

    指尖立刻传来令她心神一颤的滚烫温度,滚烫得她觉得把手浸入冬水里也还能感触到。望舒尖叫一身弹了起来。

    冯君慢条斯理地回收手,“洗漱,吃饭。”女孩幽怨的凝视着她的背影。

    冯君回身,看见了望舒大惊之余来不及收敛的鬼脸,眼角弯了弯,不由得笑作声。

    那是望舒第一次看见冯君笑。她觉得自己一辈子也忘不了那个笑——眼角弯弯,像座桥。

   “冯君冯君,你笑起来真美观!”望舒捏着被角傻乎乎地笑。

   “冯君冯君,这些饭菜都是你做的吗?好凶猛!”望舒一脸钦羡。

   “冯君冯君,这些衣服都是你洗的吗?不会冷吗?”望舒小手悄悄抓皱晾开的青衫一角,目光迷离。布料不是很好,是归于普通人家都有的那种料子。阳光下浅茶色的瞳仁倒映着冬日下的素衣。

   “冯君冯君,教我做这些好不好?”

   “……好。”

    所以整整一年,望舒把全部日子所学的知识都学了一遍。在承认望舒现已能够自理后冯君总算放心肠去琼燕楼当端菜的店员。

    这丫头好学,也算勤勉吧。冯君不知道的,是望舒因她而进步的。



    冯君习过武,四肢利索,深得老板娘喜爱,又是个秀气的小生样儿,瞧着容貌也顺眼,就选拔他做了管事,酒馆大小大小由他打理。尽管这样免不了早出晚归,少不了望舒诉苦,但月薪高,她不甘抛弃,就向老板娘租了套客房。正好赶上老板娘那天因生意兴隆心境大佳,爽快地拨了一套客房给她们住,又连提了众伙儿月薪二两,把世人给乐坏了。也不知道是怎样传的,到最终成了冯君的劳绩了,大伙儿对她更是恭顺有余了。

    酒馆上了个等级,总会招来某些人不安,所以就派打手来砸场子。老板娘也不是个茹素的,请打手?谁不会啊!有银子找谁谁来!不光把那些人给轰了回去,还倒打一棒,寻了出处上他们那里砸。这么一个下马威,多少也让其他老板静了声,静静吸引自己的生意,循规蹈矩。砸上几个不知好歹的,就让冯君私自露几手轰出去。次数多了,那些不安分的也不敢造次了。

    今日不相同,,不知哪家请来了个“专业的”,功底不错,冯君手腕被划了道口儿,皮外伤算了。那位仁兄就不好过了,被冯君“小小地惩罚了一下”,又点了穴叫店员扔了出去。这个扔法……就不太好听了……扔前有没有做什么准备活动……冯君就不知道了。

    “去哪了。”望舒刚进门就被桌边默坐的冯君吓了一跳。

    “吧唧”咬了一口糖葫芦,“跟二蛋去溜狗狗了。”

    “……今后早点回来。我教你的防身术还记住吗?”

    望舒点允许,“嗯……冯君冯君,你要不要吃?很酸哟~”

    冯君喜爱酸食,她知道。
“……”咬了一口凑上来的红山楂,冯君眼眸一亮。望舒“嘿嘿”贼笑。

   “吃饭。”冯君心境大好,弯了弯嘴角。望舒吐吐舌头。逃过一关!


   “作业办得怎样样了。”冯君夹了根菜,低声问道。

   “差不多了。”望舒眼眸低垂,扒了几口饭。

   “等这个月满了,咱们就走。”冯君又夹了根菜。

   “唔……还有三天。”望舒不由得弯了弯眉梢。

   “砰砰!!”两声闷响。冯君筷上的菜不知什么时分飞了出去,戳中了“甲由”的眼睛。两只“甲由”连惨叫都不敢,就急速逃走了。

    若非窗纸上的两个洞,如同什么都没发生过。

   “咦?夏天就该长虫!”望舒轻笑。
 
唯有你的光芒,能像漫过山岭的薄雾,像和风从静寂国际的琴弦里带来的夜曲,像朗照溪流的月色。
离线 shanzha

发帖
339
爱人
独身
鲜币
4133
声威
984
生命值
64
板凳  发表于: 2019-05-31 19:27:57
Chapter 3 没忍住……

   “我还认为你甩掉了。”冯君利落地弹了下望舒的脑门,惹来望舒一声惨叫,小爪子捂住头不幸兮兮的看着她。“遛狗遛到被狗跟。”

   “冯君冯君你欺压人!”泪汪汪两眼。

   “长长记忆。”

   “可是都要搬走了嘛!”显露一下下也不要紧……

   “会给九姨娘他们添麻烦的,枉她好意收留咱们。”冯君不咸不淡地作声。

   “哼!那个女性安得什么心思你会看不出来!那两只眼睛盯着你贼溜贼溜色迷迷的!一打烊就缠着你不下一刻钟!”望舒激动归激动,可是仍是压低了腔调。差道破音。

   “都是谈酒馆的事,你别乱想。”冯君咽下最终一口饭,“还有,几天没练你的功力下降了不少。去绕城三圈。”

    望舒瞪大眼,急速一个猫扑挂在冯君身上,撒娇:“君影儿~~~”

    冯君眼波微动,无动于衷地看着她。望舒见撒娇不成,就学着方才看到的情形,扑上去亲。也不算亲,仅仅毫无技术含量地重重压在君影唇上,又敏捷别离,不幸兮兮:“君影儿……”
    君影一僵,干巴巴地问,“谁教你的。”

    望舒一脸无害地眨巴眨巴眼,“回来的路上看见树林里有两个人嗯嗯啊啊,就上去看了看。那个女的便是这样亲那个男的的,我看那个男的挺快乐,就学……了……学……”看着君影脸色越来越黑,尾音就逐渐弱了下去。

    这可是你自找的……君影眸色闪了闪。

    君影毫不费力地提起望舒后领扔上床,挥手熄灯,解开发带就压了上去,如墨般的长发散开来罩住两人,在漆黑中,月色相映下,泛着幽幽的萤蓝光。

    “君影君影!!”望舒惊叫。

     下人上一年就现已来了初潮,算半个小女性了。脸也逐渐瘦了下去,下巴逐渐尖了起来。

     君影俯身,“我教你……”未等望舒反响过来就吻住了她粉嫩的唇。翻来覆去,极端娴熟。

     望舒迷离着目光轻喘,“君……影……”

     君影应了一声,撑起上半身仰望她。能够看出她现已有了女性的正常反响,君影捏捏她的脸蛋,捧住她的脸愈加深了这个吻,小舌在温热的口腔中极端娴熟地罗致着。

    “君……影……”望舒含糊不清地唤着。君影愈加深化了。

    “君……影……”望舒泪汪汪地唤。……

    忽然望舒猛地推开她,爬到床边狂呕。

    君影一愣,不敢相信地望着她,粗喘,“望舒,你在……吐吗?”

    望舒回应道:“呕——”

    “……”



    君影很气愤,结果很严重。

   “君影儿~”望舒不幸兮兮地扯着大步向前的人的衣角。没回头。再扯。仍没回头。再扯!!得!人直接没了!

    望舒傻眼,开端悔恨自己烂烂的轻功。

    整整三天了君影从辞去职务打包行李离别赶路回屋找新作业,就一向没在正面理过她,十句对话中能有在听就现已很不错了,“嗯”一声表明回应根本便是特么特么奢华的事!!


【来自某年下攻手札】

    君影当了什么“素医”的警卫,几乎不回家。她抑郁……

    有一天君影在哼歌然后内什么“素医”林若昼尖叫着“一千年今后!!!”就扑上去抱住了君影儿毫无形象地大吼“老乡哇老乡!!”然后两人在那里面对暗号相同的东西从“飞机电脑爪机(?)空调”到“冰淇淋巧克力(这个我知道)汉堡三明治……”几乎神默契!!她真的一点也不嫉妒!!……君影居然红了眼睛!!(尖叫!!亮爪!!吼怒挠墙!!!)那个贱*人!!荡*妇!!捏屎你掐屎你捏屎你掐屎你~~~~~~~~~~~

    今日林**(哼!)捧了一碗红红的冰渣渣给君影吃,太可怕了那必定有毒!!必定不能吃!!………………君影居然很快乐!!两人居然还一勺一勺地吃起来了!!(两爪在墙上呲啦抠下十道长痕)君影居然还夸她什么“居家好女性今后很美好”几乎不能忍!!!!!

    哼林**必定用了什么东西!在厨房被我找到了哼哼哼!什么刀……绑在长凳上,中心仍是空的。。我拿出冰块放在上面磨了磨,垫在下面的碗接住了冰渣……哼哼很简单嘛~~(我才没有偷看林**怎样用!)

    哎呀手划破了……君影忽然冲进来横抱起自己就去找林**……好意疼好严重好紧张的姿态……嘿嘿嘿……尽管手指差点断了可是君影总算理我了赶脚好开森~~疼什么的都是浮云啦啦啦\(≧▽≦)/~卧槽创伤又裂开了!!(纸上晕开一朵血梅)【←←←这也要写?!】
 
唯有你的光芒,能像漫过山岭的薄雾,像和风从静寂国际的琴弦里带来的夜曲,像朗照溪流的月色。
离线 shanzha

发帖
339
爱人
独身
鲜币
4133
声威
984
生命值
64
3楼 发表于: 2019-05-31 19:28:15
Chapter 4

    君影遇见林若昼纯属意外。

    那天赶路在道上看见远远的某(悲催的炮灰)肌肉男正在对一女子欲行不轨,刚甩出一枚尖石就听见男人凄厉一嚎捂裆滚开。

    望舒倒吸一口凉气喃喃:“好狠!”(⊙o⊙)…

    =口=!!天地良心……我打的不是那里……君影静静回收手。

    那女性看见君影双眸一亮冲过来拉住她的手就梨花带泪地感谢:“多谢小哥出手相救小女子感谢不尽”不等君影看口又飞快截下“天色已晚可否恳请英豪送我回家?”

    女性,我看见你袖子里的刀了……还在滴血。

    (某炮灰:o(╯□╰)o嗷嗷嗷这要是留下心思暗影的肿么办!!!)

    静静抽回手君影淡淡地说:“不了,举手之劳……”

    话还没说完那女子就嘤嘤嘤地哭了起来:“好可怕他还推倒人家还想扒人家的衣服然后……”
  
   “姑娘……”君影打断她。妈逼这儿还有小孩啊再说下去便是18R了。

    女性叹气惨兮兮的小脸儿:“令郎……”

    不小心余光撇见望舒小脸儿变得很臭所以叹气(诚心?诚心?)说道:“……好。”
  
    所以某只炸毛的家伙喵脸更臭了。无良英豪浅笑浅笑~~

    聊着聊着就“无意间”知道了女性叫林若昼独身未婚(要点?)三岁失怙五岁失恃孤身一人(要点?)被一云游四方的郎中收养教授了一生医术便撒手人寰她一弱弱弱(要点?)女子只好只身一人闯荡江湖是这一带的素医(小清新版赤脚医师)……女性很“含蓄”地表达了一番否则小哥可否当我警卫护行左右又说小女子手无缚鸡之力今儿若不是遇见了您小女子可就洁白尽毁如此。

    又威逼威逼~说道小女子医术尽管不是起死回生但也在这一代数一数二小兄弟若乐意酬劳丰盛还有小哥一人拖着一小姑娘(被点名的小菇凉炸毛:关你屁事!关你屁事!你才是拖油瓶!你全家都是拖油瓶!!)日子久了总是不方便若不厌弃小女子舍间不如就住下衣食无需忧虑如此总归尽全部力气坚决款留。

    尽管妄图很可疑很奇怪可是包吃包住还有钱拿,天上掉下个馅儿饼,只需不是五仁,不拿白不拿。再说自己穷得一清二白又有没有什么可图╭(╯^╰)╮所以君影容许了。

    后来混熟了问起这事儿某无良女妩媚一笑:“看你顺眼就喜爱上了~”

    =口=几乎凶横。。。(其实是认出某英豪乃女子一只了)

    当夜就住下了。由于望舒白净的小脸儿青黑紫红又绿了吧唧的太精彩了……
  
    君影心境很好。

    林若昼有时不时来个娇肉的调戏。尔后两天心境几乎不能再好。

    心境好了就不由得哼歌,所以哼首老歌哼出个老乡。

    老乡老乡两眼泪汪汪。林若昼几乎把一辈子撒娇的戏份都用在君影身上了。东墙外的抓痕越来越多,越来越长。十分可怕!

    林若昼还没穿过来的时分是个主刀医师,经历老辣。所谓一招鲜吃遍天,在这么个科技落后的古代林若昼应该是很吃香的。可是……也有人不乐意看见亲人被人用各种刀具又捅又割又切又挖还要捧上银子知恩图报的……而且有时分还会被捅死……所以林若昼苦逼地堕入被人一边追杀一边维护的囧囧地步。几乎便是人森赢家,很强,很暴烈。

    阳光未寄前阶,君影现已主动醒来。望舒还抱着她的右臂熟睡。
  
    君影用目光勾勒她还未长开的包子脸,抹掉她嘴角亮闪闪的东西。她还记住这个孩子单纯的眼紧紧跟着自己的容貌,显着对……这种事毫无嫌隙,爱情和品德道德方面干净得跟白纸相同,任人涂画。

    任人涂画……想到这儿,君影心脏一记重击。这几乎是个巨大的引诱!可是君影心里很清楚,望舒会对林若昼与自己密切这么恶感,彻底仅仅小孩子朴实的占有欲作怪算了,和她想要的扯不上边。

    悄悄拨弄她的睫毛,小包子皱了皱脸哼唧了一声。

    该拿你怎样办?

    悄悄抽出手,塞了条枕头。望舒仅仅咕叽几声,小脸儿蹭了蹭枕头持续睡。君影俯身,温柔地吻了吻她的眼睛。

    出了房门,林若昼现已醒了,正在院里的苦楝树下做手指运动。

    君影抬脚走曩昔,林若昼侧过脸来,笑得风情万种,手臂一揽抱住君影的腰,蹭了蹭她的小腹,柔柔道:“相公怎样起的这么早?”

    君影神色温油地将掌心覆上她的头顶,轻声道:“娘子不在枕边,为夫无眠。”

    “相公……”林若昼满目希望地仰起小脸儿,闭上水眸睫毛轻颤。

    君影捏住她的下巴逐渐俯身……

    下一秒猛地支动身子只见一条长枕状大凶器嗖地击中林小昼的脑门又快又准又狠直把林小昼打得惨叫一声,扑街。

    “林氏小儿休得猖獗青天白日朗朗乾坤居然不要脸地蛊惑我家君影儿!!!”望舒蓬首垢面地站在房门前,床气+怨气,怒值爆表,一声吼怒。

    林若昼怒瞪静静退开的君影童鞋:“你,明,明,可,以,拍,飞,它!!!!!”

    “咳!”君影扶额,“大清早的没反响过来……”

    那你还躲得开!!!林若昼利落地送了她俩舍利(这玩儿是凸不是?)。

    望舒哒哒哒赤脚飞驰过来,抱住君影的腰,一脸“死妖精给老娘圆润地奏凯奏凯奏凯!!!”

    君影安慰地拍了拍腰上微凉的小手,弯身一把抱起小望舒,“去洗漱……”说着便大步走向厨房。

    望舒抱着君影的脖子,冲难堪的林小昼回敬了俩舍利,一脸满意。

    林若昼好气又好笑。这妮子……一大清早就炸毛……
 
唯有你的光芒,能像漫过山岭的薄雾,像和风从静寂国际的琴弦里带来的夜曲,像朗照溪流的月色。
离线 shanzha

发帖
339
爱人
独身
鲜币
4133
声威
984
生命值
64
4楼 发表于: 2019-05-31 19:30:13
chapter 5 窝来更新啦!!!

      君影拧干棉柔的面布,细细擦洗望舒的小脸儿。清明往后气候悄悄热了起来,君影用的仍是温凉的清水,力道不轻不重,望舒闭着左眼眯着右眼,悄悄审察君影含笑的唇角。擦到脖子时,望舒怕痒似的把脑袋往君影怀里拱,咯咯直笑。

      “别闹。”君影拎起不安分的小家伙让她坐好,“待会儿去小广山看看新设的机关,若是捉住了什么小玩意儿就让你养着。”

      望舒一会儿坐直了!用力地址允许,双目亮闪闪的。

      君影带了几把东西,走进药堂对打着打盹的林若昼招待了一声。望舒在宅院里蹦蹦跳跳,不断敦促着君影快点快点,如同慢一些就会让什么跑了似的。

      君影几步上前用大大的斗笠兜住小望舒的脑袋,无法地往下压了压,“安静点!”像曾经那样,望舒安安分分地捉住君影的食指跟着她走。

      山路是一脚一脚踩出来的,没有铺设石阶。所幸前几天没下什么雨,泥土是干的,不太滑脚。早晨的森林气温还不高,很是凉快,浅金的光斑细细碎碎地铺了一路,摇曳的树影让这些光点不断跳动。君影停下来辨路时,望舒就去找树干上的小蚂蚁。

      “如同有东西。”君影勾唇一笑,利落地一掌扣住望舒的小脸儿向后一拨,“别乱事,不要触到其他机关。”不幸的小望舒,才兴冲冲地有那个向前狂奔的气势就被拍回去了,只好憋屈地撇撇嘴认命地跟在后头。

      君影一个轻跃勾住一根树枝假势荡上一个小丘坡,看见机关夹住的东西后缄默沉静了。

      “什么什么!”望舒笨手笨脚地爬上来,看清那东西后怪嚎了一声,“啊……好丑……”

      一只年幼的松鼠猴。小家伙估量是跑过来拾果子时不小心触动了圈套的,这个种类的山公在灵长类动物中智商不高。现在这只小松鼠猴由于方位联络,脖子被夹在俩竹枝中卡着脑袋转不了头,也就看不见捕食者,又被望舒那古里古怪的喉咙一嚎,吓得哀哀乱叫拼命想扭头看看是什么庞然大物。

      君影看着这只四肢乱刨,用奇怪的姿态拐着脖子僵住而且直翻白眼的小家伙,默了一阵后叹了口气。也是蠢萌蠢萌的……

      当她的手指触摸到小家伙的毛发时,它猛地一颤失望地尖叫起来,却又逐渐在君影耐性的抚摸下温柔了下来。君影一手按住它一手解开机关,重获自在的幼猴剧烈地扭动着身子张狂地挣扎起来,在君影的手背上留下数道细微的抓痕。

      “别动!”君影一声冷喝,震慑般掐住幼猴的脖子。压榨性的气场让幼猴安静了下来,委冤枉屈地抱住君影的拇指。

      君影好笑地松开手,却怎样也甩不下来了。那幼猴估量是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居然对君影产生了雏鸟情结。大概是被抛弃了,幼猴认命地像抱大树相同抱住君影的手腕,细长的尾巴乃至缠住了她的小拇指。

      “……”君影一伸手,从望舒暗示。观看了好一会儿耍猴技术的望舒托着腮,秀气地打了个欠伸。“不要,没什么肉。”伸出食指戳了戳幼猴的小脑袋,很是厌弃,“丢掉吧。”哼!还敢跟我抢君影!

      幼猴被戳恼了,昂首冲望舒凶恶地呲了呲小犬牙。

      “哼!”望舒翻了个白眼。不好蠢货计较!“扔了扔了!”摆摆手。

      君影无法地缩回手,悄悄抚摸幼猴的脑袋,惹得它欢欣地自己凑过来傻傻地乱蹭。

      “养着吧。嚎了这么久也没看见什么猴群,估量是被抛弃了。”眼底闪过一丝阴晦,又从头抬眼,“给它取个姓名吧。棕色,大脑袋,细尾巴,叫 豆鼓 吧?”

      “哦。”望舒动身,瞪着小家伙,“就叫 猴 !”

      “吱!”豆鼓显着感触到了歹意,瞬间炸毛!“吱!吱!”小爪凶恶地冲她一通乱扬。

      君影举起手让互不相让的俩货拉开距离,不料小豆鼓蹭蹭蹭飞快地顺势跑到君影的肩头,冲望舒弓背炸毛蓄势待发!

      “吱!!!!!!”

      望舒也恼了,一掌就要把它扇下来。

      君影捉住她的手腕,“你跟一小猴儿计较什么,还上瘾了……”利落地捉住望舒补上来的另一只手,“就叫 豆鼓 。”

      望舒被悄悄松松地提了起来,腾空的小短腿一阵乱蹬,哇哇大叫:“好啦好啦!!”她又哈哈大笑了起来,双脚缠上君影的单腿,“我认输我认输!”她喜爱这个游戏,这种仅有捆绑是自己最重要的人,让她感到模糊奇妙的美好。她只允许君影这么做。

      君影好气又好笑,却在望舒双腿缠上来的那一刻眸色深了下去,她抿紧唇,逐渐垂下眼皮盖住了眸中化不开的心境。望舒逐渐敛了笑意,歪歪头对这敏捷漫延的奇妙异常显露了疑问的表情。

      君影又逐渐抬眼,冲望舒逐渐翘起唇角,显露一抹坏笑——望舒几乎爱死这个表情了!有种心脏一滞的窒息感!!

      君影侧过头亲了亲她的脑门,一路细啄向下,含住了她的唇瓣。
      
      小豆鼓猎奇地歪了歪脑袋,伸长了身子去够君影飞扬的袖子,挠了又挠。

     ***

      “……”林若昼扶额,看着君影左手一只望小舒,右手一只豆小鼓,俩只都被捉住两爪进步离地双腿乱蹬,还真是……

      “脏兮兮的……”

      “你才脏兮兮的!你全家都脏兮兮的!”望舒涨红了小脸儿,小短腿儿乱蹬乱蹬。

      “吱!!”豆鼓可贵和她站在统一战线上,小毛腿儿乱蹬乱蹬。

      君影见望舒挣扎得凶猛,只好放下她。望舒利索地抱住君影的腰,蹭蹭脸后神清气爽,松手叉腰牛逼哄哄地一指林若昼,“你每次行医回来都人不人鬼不鬼的,我可没笑话过你脏得跟拱泥的野猪似的还处处乱跑吱吱乱叫生怕他人不造你是蛇精病!……”

      “……”林若昼顿了三秒后怒值瞬间爆表,“你丫才一牲口!!老娘我惊才艳绝耍得一手好刀你一鼻屎大的小屁孩敢在老娘地盘咆!!”

      林若昼vs望舒,第一百八十四回撕逼大战现在开端……

      君影无语地摆摆手,“若昼……”利落地就要把豆鼓抛曩昔,哪知豆鼓抓得紧紧的,小身板都被君影抖成波涛状了还不松手。

      “……”君影把小猴儿说到面前,大眼瞪小眼。

      “吱……”小猴儿冤枉地叫了一声。

      “……”君影淡淡地对撕逼的俩人摆摆手,“我给小猴儿洗澡去了……”

      水是凉的。君影一掌托着蜷缩成一团的豆小鼓接近水盆。豆鼓回头仰首望了她一眼。君影淡定地说:“跳。”小猴儿不承认地俯身,小爪子沾了沾水,“吱!”缩了缩脖子哆哆嗦嗦地回头不幸兮兮地看着君影。显着被冻到的表情。

      “……”君影挑眉。一刻钟后……

      “吱?”豆鼓坐在黑乎乎的“盆子”里,表情蠢蠢的,小爪子一扬一扬地拍散水面上蒸发的热气。君影淡定地添了一把柴火。

      “温水煮青蛙……”君影喃喃道。“等不及……”

      “君影儿!!”小青蛙呱呱呱地蹦跶进来,欢脱地绕着她跑。“我打败林若昼了!”

      “叫姐姐……”君影伸手捉住她按在怀里。

      “哼!”望舒挣扎地换了个舒畅的姿态,皱了皱小鼻子,“老母鸡!……这是啥?”她看着灶台上锅里表情茫然的豆鼓,一脸震动!“你在……给它洗澡?!!”

      君影点允许,伸手用火钳拨了拨木条。之前还说豆鼓没肉的望舒登时一脸不忍目睹,咬牙切齿地怜惜了一把豆小鼓,然后……静静等肉熟。

      君影忽然动身把锅端到地上,往热水里添了些冷水搅了搅。望舒习认为常地挂在君影脖子上,垂头瞥了一眼锅:“你真的在给它洗澡?”

      君影瞥了她一眼。望舒砸吧砸吧嘴,一脸“惋惜了~”。

      豆鼓全身湿漉漉的,弱不禁风,被捞出来后全身还散发着热气。小家伙被毛巾悄悄擦洗,短促地打了个心爱的小喷嚏,哆哆嗦嗦地把脸埋在毛巾里,一副小白叟样儿怏怏的。君影动身,拍拍望舒的屁股暗示她下来,卷吧卷吧小豆鼓往房间走去。怀里暖烘烘的,小家伙把脸贴在君影小腹上,张嘴无精打采地打了个欠伸。

      没有吹风机,君影就把暖炉翻出来。小猴儿蹲在暖炉边烤火,小脸儿特么严厉。尽管几秒后它全身暖烘烘的小腰一软就吧唧扑倒在毛巾上蹭了蹭,表情特么YD。

      君影:“……”
      望舒:“……”呸!

      君影细细磨利梅花镖的五角倒钩,望舒审察着君影的侧脸,模糊感到一丝异常。她总觉得君影有哪里不相同了……如同更美观了(*/ω╲*)嘤!

      忽然,君影抬眼看向房门,动身把梅花镖扔在桌上,“试试。”言毕从床板下抽出一条皮带扎在腰上,别上几把匕首。见望舒手腕一翻,那梅花镖狠狠扎在房梁上。只瞥了一眼,手掌扫过桌面将几枚隐入袖中。单手捞过墨色轻袍穿袖而过,轻袍犹如滑翔的飞鸟高雅落地,掩盖在君影身上。

      “有使命。”林若昼推门而入,肩上是一挎布包。东西已然备齐了。

      君影揉了揉望舒的脑袋,“好美观家。”后者龇了龇小犬牙,哼了一声别过头。

      无法地收手跟着林若昼箭步向院门走去。留下望舒和豆鼓大眼瞪小眼。
      
作者:瓶颈了……横竖也没人看,后会无期!
 
唯有你的光芒,能像漫过山岭的薄雾,像和风从静寂国际的琴弦里带来的夜曲,像朗照溪流的月色。

发帖
47
爱人
独身
鲜币
604
声威
13
生命值
1
5楼 发表于: 2019-06-12 06:28:12
缺数是一个达莎雕